“养猪大王”王韩生:“猪十条”让我舒了一口气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9-06 06:08:22
浏览

  “养猪大王”王韩生: “猪十条”让我舒了一口气

“养猪大王”王韩生:“猪十条”让我舒了一口气

王韩生在养猪场中。

“养猪大王”王韩生:“猪十条”让我舒了一口气

  王韩生

  两年不见,60岁的王韩生的头发愈发稀疏,后来他干脆理了光头。王韩生密切关注着全国生猪市场上的任何波动,最近半年,作为从化区养猪协会会长的王韩生参加各类恢复生猪生产、确保生猪供应的会议不下10次。“从来没这么忙过。”他笑着说。王韩生表示,生猪养殖行业正在全力以赴恢复生产。“一是需要政府政策支持,二需要行业抱团取暖,加强自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两年前记者曾经去过王韩生的生猪养殖场。那时,他的养猪场是一派繁盛的景象,当时有3000头生猪、1000头母猪,他也是当地响当当的“养猪大王”。当时王韩生信心满满地提出,要在2020年把生猪存栏量提高到1万头。

  9月3日,当记者再度来到这个占地上百亩的养猪场。进入整整齐齐的猪舍,里面空荡荡的,一头猪也没有。在猪舍的另外一侧,是王韩生前几年花了30多万元上马的污水处理系统。他说,猪的排泄物经过处理后最终变成中水,不会对外排放。前几年,从化所有的养猪场都经过了严格的环保整改,超过80%的小规模养猪场都被淘汰了,现在能保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规模较大的、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养猪场。2013年,他位于从化鳌头镇的佰旺养猪场还被选定为广州市菜篮子工程百万头生猪养殖基地。

  王韩生说,从今年3月开始,他的养猪场开始出现死猪,最多的时候,一天死200头生猪。王韩生只能看着这些生猪死去,并通过无害化措施处理掉。“一头大猪250斤,按毛猪价格8元/斤,一头猪就是2000元,一天40万元打了水漂。我急得头发都白了。”王韩生说,出现第一头生猪死亡时,他就敏锐地察觉到,这事不简单,必须采取紧急隔离措施。他在养猪场入口50米处和养猪场门口都设立了消毒池,并在朋友圈发出公告,所有的生意都不在养猪场谈,养猪场的生猪既不运出,也不运入。

  那段时间,就连王韩生本人进出养猪场,每天也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并且全身上下都要进行消毒。为了避免将外面的病毒带入养猪场,那段时间,王韩生吃、住都在养猪场。他买来几箱泡面和矿泉水、火腿肠,准备在养猪场打“持久战”。到了今年4月,他的养猪场生猪只剩下不到1000头,而6月时猪场的生猪只剩下不到100头。

  连续72小时没合眼

  王韩生养猪场的生猪第一例发病是在今年3月13日下午5点。当天,他发现其中一头母猪没精神,不进食。他意识到大事不妙,马上给这头猪打针,并对其进行隔离。一整天,王韩生都在焦急中度过。他每过两个小时都去观察一下母猪的情况。他和请来的一名看场工人轮流值班,24小时不休息,一旦发现有猪的精神状态异常,立即隔离。但到了第三天,那头发病的猪还是死了。王韩生对其做了无害化处理。那三天,王韩生没有合眼,靠着一杯杯的浓茶和不停抽烟来提神。因为连续熬夜,他口舌生疮,嗓子都哑了。

  但从第四天开始,王韩生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整栏的猪都开始萎靡不振,进而扩展到一大片。王韩生必须趁着生猪还没死的时候进行填埋处理。“一天处理几百头,我的心都在滴血。”王韩生说,如今他的猪场只剩下不到60头生猪,经济损失700万元。到现在,他还欠着200万元的饲料款。

  王韩生说,2018年底,为了防控疫情,从化采取了严密措施。第一是禁止外地生猪进来,但这个措施只实行三天就取消了,因为从化没有外地猪供应就保障不了本地市场需求。当时从化的猪卖到了10元/斤,而韶关才6元/斤,只要市场有需求,周边城市的猪肉肯定会大量涌入。第二是禁用潲水、治理潲水猪。当时餐饮企业的潲水都由城管部门回收处理,政府到各个地方处理潲水猪,每天到养殖场里督导消毒隔离。但这项政策持续一段时间后因工作量太大也执行不下去了。第三是在道路上派人员把关检查,禁止未经检疫的生猪运出或运入。

  补贴对复产很重要

  两年前记者采访王韩生时,作为行业协会会长,他就建议成立一个基金补贴发现病情的猪场。一旦发现生猪病情全部扑杀,费用由这个基金补贴。

  根据之前的经验,猪场能获得的资金支持包括政府补贴和生猪保险两种。“补贴对复产很重要,加上生猪保险,能让复产更有底气。”

  为了拓宽对养猪户补贴的资金来源,王韩生建议“以猪养猪”。“养猪过去不用缴税,还容易产生污染,所以导致我们不被待见。我们养猪大户也非常愿意缴税。可以按头收取一定比例的生猪税,用于建立专门的病情防控补偿基金,对政府补贴和生猪保险进行一定的补充,这样养猪户的抗风险能力也大一些。”

  从事养殖业已有40年,各种各样的大风大浪他都见过,王韩生说,这是他受挫败最大的一次。王韩生说,生猪养殖上下游的饲料、动保、兽药、生猪运输等行业都受到牵连,陷入低谷。和王韩生合作的几家饲料企业,如今销量都不到往年的10%。

  关键是相信政府、科学施策

  王韩生说,最近半年,他已经参加了不下10场各个部门或协会召集的关于稳定生猪供应、恢复生猪生产的会。采访过程中,王韩生的手机每10分钟左右就会响起一次。但他坦言,恢复生猪生产,非一朝一夕之功。王韩生表示,广州每年消费生猪700万头以上,但2/3以上都要靠外地供应。供给不足的部分除广东本省供应外,绝大多数来自湖南、江西、广西等地。

  王韩生说, 2018年底,广州开始第三轮整治养殖场,清理脏、小、散、乱的养殖场。从化本地536家畜牧场,只有几十家验收合格。1000头以上生猪的猪场经过整治后只剩七八家,5000头以上的只剩下4家。王韩生说,由于生猪的出栏周期都在半年以上,现在不论是种猪还是小猪数量都大幅减少,到了明年春季,生猪供应紧张的问题会更加突出。“生猪供应要恢复正常,需要持续努力。”

  对于恢复生猪生产,王韩生表示,一是要相信政府、依靠政府、科学施策,规模养殖场要严格执行政府发布的各项政策措施,包括生物隔离、扑杀政策。二是行业要自律。一旦有猪场发现情况,要从自身切断,不能扩散到其他猪场,更不能为了减轻损失而抛售病猪。王韩生建议,资金补偿必须到位。“如果补贴资金不到位,我担心有人想赶紧把猪卖出去捞回一点本钱,减轻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