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7旬仍坚守讲台 退休教师沙有威的“义教”之路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9-08 01:30:20
浏览

  “什么叫程序?”

  沙有威的义教课程一个半小时,前半部分讲解原理,后半部分演示机器人,对高中生,可以讲解编程,对年龄较小的学生,更多集中在机器人的搭建和基础知识。

  年近7旬仍坚守讲台;与妻子7年自驾6万多公里,直面2万余名偏远地区学生科普机器人知识

  他还有个宝贝本子。这本巴掌大的红色外壳小本是沙有威义教的第一所学校——陕西省宁强县南街小学校长吴富平买来赠送他的。临别时,吴富平买来这本子,写了满满两页感谢的话语,还盖上了学校的红章。此后,沙有威每到一个学校,就会让校长盖个章留作纪念,有时会附上几句话,有时只是一个简单的红章。如今,这个本子已经盖满了红章,沙有威用另一个巴掌大的本子接替。

  有的孩子下课时拦住沙有威,只为了道一声谢谢。沙有威备受感动,他觉得“支教”二字太强调赋予,而自己在行程中也有获得,用“义教”更合适一些。

  “在家一待,更要待出毛病来。”沙有威一摆手说,以前待在家里,经常容易犯病,出去义教以后,呼吸新鲜空气,运动量加大了,身体自然强健了许多。

  “我毕竟67岁了,再干个两三年就干不动了。”沙有威说,他在申请一个基金项目,变成基金行为。这些年,烛光义教一直是沙有威自付费用,家里装修老旧了,老伴说,等再过几年走不动了,再凑些钱修整一下。

  夫妇二人7年出行13次 自驾6万多公里

  那一次回来后,沙有威便定下了固定的出行时间。每年的五一后、十一后,沙有威和老伴便驱车离开北京。每次出发前,他会选定一个方向,联系这个方向范围内的学校。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是沙有威最爱说的话:“你想要做的事,你赶紧去做,才能成功,想要达到的目标,你得紧盯脚底下,得动起来,才能达到。”

  曾有人希望加入烛光义教,也有校长希望将沙有威留在当地学校,他都拒绝了:“老年人其实从退休后到不能动,也就十多年,想在这段时间活得更有意义。”

  汶川地震后萌发退休后继续支教想法

  8月6日,北京市朝阳区沙有威老师家中,桌子上陈列着不同种类的教学机器人。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实习生 阚子青 摄

  “智能机器人应该具备三个特点,具有大脑思维功能、感觉功能、执行动作的功能。”沙有威在讲台上随即编写了一段程序,让模型车的轮子向前滚动。

  2000年左右,沙有威发现机器人能让孩子对编程产生兴趣:“因为编程的过程中,学生可以看到成果——机器人能动起来了。机器人也要使用感测技术和控制技术,比计算机更符合信息技术的概念。”

  40年过去,当初的一部分学生也成长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多伦多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终身教授李葆春就曾是编程小组成员,他曾在沙有威博客中评论:“几个同学一起,在机房楼下找您的自行车,车牌号是0073972,如果您的自行车在,我们就上楼去上机。”

  “现在条件好了,很多乡镇中心学校设备条件并不比城里差,可能更缺的是教育理念。”沙有威说。

  7年时间,沙有威夫妇二人出行13次,自驾6万多公里,直面2万余名偏远地区学生,每次出行月余,出门在外,常是街边小馆吃两口,住宿统一找快捷连锁酒店,尽量不在食宿方面花费太多,早上驱车前往学校,下课就立刻前往下一座城市,还能省一晚住宿费,时间安排非常紧凑。

  “‘支教’太强调赋予,‘义教’更合适些”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我)剩下这点热,再发点光。”他将自己的行为命名为“烛光义教”。7年过去,沙有威走过了77个县级及以上地区,164所学校。

  新京报记者 张彤 实习生 张祁锴

  2012年6月,沙有威退休,校方希望返聘,被他半开玩笑婉拒,“我也想干自己的事了。”

  教室窗外不再是四九城的繁华,有时是绿树荫荫,虫鸣鸟叫,有时是高山峻岭。

  年近七旬的他头发略有稀疏,但声音有力。台下,来自农村的学生们虽穿着不甚光鲜,但眼神透着光,写满了好奇和渴求。“程序就是解决问题的步骤:你先穿衣服还是裤子没关系,但不能先穿鞋再穿袜子。”2012年退休后,他开始为偏远地区的学生带去“机器人科普课”。

  “它本身有感觉功能的,有这个功能我没用上。有大脑思维的功能是吧?我也没用上。”沙有威娓娓道来,“我只用执行动作的功能了。是吧?你们以后得好好学习,否则以后这些东西搁那,你也不会用。”

  课程进行到后半段,当地的老师们常常会站满了教室后排。